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简介

 

    王朝阳律师,天津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中共党员,现任天津融耀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任律师,党支部书记,主办刑事案件。中国律师协会会员,天津刑事辩护委员会委员。荣获天津首届最佳青年刑事辩护律师称号,天津市政府法律顾问智库成员,天津市南开区法律顾问团成员,荣获天津市律师协会优秀党务工作者,及多届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称号。王朝阳律师执业近二十年,系资深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办理过大量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 具有丰富的办理刑事案件经验。

涉毒刑事案件公告

联系方式

毒品刑事案件免费咨询电话:
王朝阳律师:13312080555
13662015055 (手机/微信)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南京路349号新天地大厦A座16楼1609室(今晚大酒店对面)

为贩卖毒品者交接毒品行为如何定性(主犯未归案,对其他被告人如何定罪)
来源:    发布时间: 2014-06-26 15:56   2040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为贩卖毒品者交接毒品行为如何定性(主犯未归案,对其他被告人如何定罪)

基本案情:

2002年11月7日上午,被告人梁某某为了牟利,根据香港人扒阿鼻的指示,到深圳市远东人酒店对面麦当劳,从一毒贩处接到装有7块海洛因的背包,带回深圳其住处。当日下午2时许,梁某某接到阿鼻关于送两块毒品给接货人的指示后,遂与接取毒品的被告人周某某取得联系,约定了交接的时间和地点后,梁某某拿出两块海洛因绑在一起,装进一只咖啡色的塑料袋内,和其女友被告人曹某某一起来到深圳市春风茶餐厅。当周某某到达该餐厅并从梁某某手上接过装有海洛因的塑料袋出门外时被公安人员抓获。缴获海洛因1100克,含量为100%。同时梁某某也被抓获,曹某某趁机逃脱。随即公安人员在周观杰的信息搜出咖啡因4包,净重3500克,海洛因因两小包,净重11.6克;甲基苯丙胺两小包,后经鉴定净重16.9克,烟叶状物1包,净重2克,含四氢大麻酚、大麻酚成分;蓝色药片11粒,净重2.4克,含米达唑仑成分。

被告人曹某某脱逃后,立即联系梁某某的好友被告人刘某某,密谋由刘育明寻找买家,将梁某某放在住处的其余5块海洛因出卖。刘某某通过他人与黄某某取得联系后,于当天晚上11时许,在深圳市中兴路一茶餐厅内,商定以每块8万元港币的价格成交,待黄某某将海洛因出售后再付款。刘某某将商定的条件告知曹某某,并获得其同意。黄某某因提心梁某某信息被监视,叫来被告人赵某某,让赵为其到梁某某的信息取一只黑色背包,并答应速成后给赵1.2万元。刘某某、赵某某及黄某某一同来到梁某某住处,刘某某将曹某某交给的钥匙给了赵某某,赵某某打开房门从屋内取出一只黑色背包,内装有6包咖啡因(净重4900克)交给 刘某某和黄某某后离去。二人到曹某某处后发现拿到的只是咖啡因,三人又回到梁某某住处,刘某某在下面望风,黄某某、曹某某拿到装有5块海洛因的背包后立即逃离。海洛因、咖啡因被黄某某拿走。同年11月8日晚,公安人员将曹某某抓获归案。曹某某协助公安机关将刘某某抓获。刘某某于次日凌晨带领公安机关将赵某某抓获归案。

次日凌晨3时许,刘某某为配合公安机关抓获黄某某及缴回毒品,在公安机关安排下,用手提电话与黄某某联系,假称朋友要购买1块海洛因约黄某某在深圳市某地见面。公安人员遂带刘某某到约定地点时行布控。当黄某某驾车来到约定地点后即让刘某某上车并立即驶离,脱离公安机关的控制。刘某某与黄某某见面后,黄某某将1块海洛因交还给刘某某,刘某某即带海洛因到深圳市刑警支队投案。交回海洛因净重540克,含量为100%,公安机关根据刘某某提供的黄某某提供的手机号和黄的活动情况调查,于同月11日中午,查明了黄某某的住处,经对其住处搜查,查获海洛因4块,净重2710克,含量为100%。咖啡因4900克。

一审法院认为曹某某有重大立功表现,刘某某有自首及重大立功表现,以贩卖毒品罪判处梁某某、周某某死刑;曹某某无期徒刑;刘某某有期徒刑十年;赵某某有期徒刑八个月。二审法院维持了原判。

裁判理由:

本案从梁某某、周某某所实施的行为看,他们交接毒品的行为是贩卖毒品过程中重要的一环,没有他们的行为,毒枭的毒品交易就无法完成。尽管当前毒品犯罪中毒枭一般不出面进行风险很大的毒品交接行为,导致无法将他们抓获归案,并绳之以法,但如果对具体实施毒品交接的主要人员依法惩处,也可以震慑毒品犯罪分子。一旦没有人愿意为毒枭从事具体毒品交接活动,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毒品犯罪的发生。因此,对受雇从事毒品犯罪活动人员,不能一概认定为从犯。至于何种情况下认定为主犯,何种情况下认定为从犯,应根据案件情况具体分析。如曹某某与梁某某一起去交毒品过程中,就处于从属地位。而梁某某、周某某虽然受雇进行毒品交接犯罪,但他在毒品交接中均起主要作用,且在他们住处均查获了大量毒品,所以法院判决认定他们是主犯是正确的。

赵某某在梁某某被抓获后,受黄某某雇佣,从梁某某和曹某某住处取出毒品的行为应认定为转移毒品罪。赵某某在去取背包前就知道取的是毒品,且将获得1.2万元利益,并被告知发现房间被封就离开,足以认定其知道取的是毒品。但不骨证据证实其知道该毒品是用于走私、贩卖等,所以应认定为转移毒品罪。

司法观点:

在集团毒品犯罪案件中,大毒枭未归案,对其他归案的被告人怎样定罪,应当根据具体案件时行具体分析。对于受雇运输且没有在犯罪过程中实行过限。即超出原雇佣范围而进行了其他毒品犯罪行为的,宜以运输毒品罪定性;对于受雇为毒品买主或者卖主交换毒品或者毒资,即使未参与商定毒品价格,也宜以贩卖毒品罪定性;对于无法认定其是运输还是贩卖的,则宜就低认定为非法持有毒品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