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简介

 

    王朝阳律师,天津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中共党员,现任天津融耀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任律师,党支部书记,主办刑事案件。中国律师协会会员,天津刑事辩护委员会委员。荣获天津首届最佳青年刑事辩护律师称号,天津市政府法律顾问智库成员,天津市南开区法律顾问团成员,荣获天津市律师协会优秀党务工作者,及多届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称号。王朝阳律师执业近二十年,系资深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办理过大量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 具有丰富的办理刑事案件经验。

涉毒刑事案件公告

联系方式

毒品刑事案件免费咨询电话:
王朝阳律师:13312080555
13662015055 (手机/微信)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南京路349号新天地大厦A座16楼1609室(今晚大酒店对面)

网络贩卖毒品死刑不予核准案例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1-22 11:13   634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一、基本案情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吴杰,男,1971年4月23日出生,农民。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04.年11月5日被逮捕。

被告人常佳平,男,1975年7月16日出生,无业。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04年11月5日被逮捕。

被告人信沅明,男,1964年2月5日出生,无业。因涉嫌犯贩卖毒品罪于2004年11月5日被逮捕。

(其他被告人略)

湖南省怀化市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人犯贩卖毒品罪,向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查明:

2003年11月至2004年8月,被告人吴杰先后四次向云南省孟连傣族拉祜族佤族自治县的张宗寿(已另案判刑)购买海洛因共计4650克,由张宗寿将海洛因通过火车托运至湖南省怀化市,吴杰分别贩卖给被告人常佳平等人。

2003年10月,被告人常佳平从吴杰处赊购海洛因20克,贩卖给吸毒人员10克,贩卖给缪金贵(同案被告人,已判刑)10克,缪将该10克海洛因交给被告人信沅明带回安江镇贩卖。2003年12月至2004年1月,常佳平先后从吴杰处购买110克海洛因,贩卖给信沅明,信沅明带回安江镇贩卖。2003年11月到2004年春节,常佳平多次从吴杰手中购买海洛因并加价贩卖给缪金贵,共计400余克。2004.年3月,常佳平将从吴杰手中购得的100克海洛因分两次加价贩卖给缪金贵,缪金贵自行贩卖70克,另30克通过信沅明贩卖给他人。2004年3月至9月,常佳平6次从吴杰手中购买海洛因2200克,分别卖给信沅明等吸贩毒人员。9月29日,常佳平再次向吴杰购买海洛因时分别被抓获,公安人员当场从常佳平处查获海洛因799余克。2004年7至8月,常佳平先后5次向杨绍林(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贩卖海洛因40克。

2004年7月至9月间,被告人信沅明多次向缪金贵贩卖海洛因,共计400克。2003年12月至2004年8月,信沅明多次向陈元生(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贩卖海洛因,共计310克;先后5次向邓秋华(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贩卖海洛因40克。2004年6月至9月间,信沅明先后4次向芦明亮(同案被告人,已判刑)贩卖海洛因42克。

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杰、常佳平、信沅明贩卖海洛因的行为均构成贩卖毒品罪。其中,吴杰多次贩卖海洛因共计4650克,常佳平多次贩卖海洛因共计3929克,信沅明单独贩卖海洛因1420克、共同贩卖海洛因450克,共计1870克,且所贩毒品大都流入社会,严重危害社会,后果特别严重。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的规定,判决如下:

1.被告人吴杰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2.被告人常佳平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3.被告人信沅明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其他被告人略)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吴杰、常佳平、信沅明分别提出上诉。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经二审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对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的量刑适当,全案审判程序合法。据此,判决驳回上诉人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的上诉,维持原判。

宣判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将本案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经复核查明:

(一)关于被告人吴杰贩卖海洛因的事实

2003年10月和2004年2月至7月,被告人吴杰先后四次向张宗寿购买海洛因共计4650克,并于2003年10月至2004年9月间在湖南省怀化市将所购海洛因贩卖给被告人常佳平等人。

(二)关于被告人常佳平贩卖海洛因的事实

2003年10月至2004年9月22日前,被告人常佳平先后多次向被告人吴杰购买海洛因共计2830克,并将所购的2630克海洛因分别加价卖给被告人信沅明、缪金贵等贩毒或吸毒人员。所购的另外200克海洛因被常佳平销毁。

2004年9月22日晚,常佳平从吴杰处购买海洛因后不久,吴杰被公安人员盘查,侥幸逃脱后打电话通知常佳平。常佳平立即将海洛因藏匿,并将藏匿地点告知吴杰,次日吴杰让人取回海洛因。同月29日16时许,吴杰把海洛因交给常佳平后,二人分别被抓获,公安人员当场从常佳平处查获海洛因。790余克。

(三)关于被告人信沅明贩卖海洛因的事实

2003年11月至2004年春节期间,被告人信沅明和缪金贵共谋贩卖海洛因,并由缪金贵负责向常佳平购买海洛因计400克,再交给信沅明加价贩卖给他人。

2003年12月至2004年9月,信沅明多次单独从常佳平手中购买海洛因共计1420克,并分别加价贩卖给缪金贵等贩毒或吸毒人员。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被告人吴杰、常佳平、信沅明以贩卖为目的,非法购买、销售海洛因,其行为均已构成贩卖毒品罪。吴杰出资购买海洛因,贩卖毒品数量巨大,又系跨省贩卖,为当地毒品源头之一,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信沅明贩卖毒品数量巨大、次数多,既伙同他人贩卖,又单独进行贩卖,毒品通过其直接流入社会,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常佳平多次贩卖毒品、数量巨大,涉案毒品通过其向社会扩散,社会危害性极大,罪行极其严重,均应依法惩处。鉴于常佳平认罪、悔罪,归案后主动交代犯罪事实,对全案破获起到积极作用,主观恶性相对较小,对其判处死刑,可不立即执行。第二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对吴杰、信沅明量刑适当,对常佳平量刑不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七条第二款第(一)项、第七款、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九十九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复核死刑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1.核准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湘高法刑终字第266号刑事判决中维持第一审对被告人吴杰、信沅明以贩卖毒品罪均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部分。

2.撤销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07)湘高法刑终字第266号刑事判决和怀化市中级人民法院(2007)怀中刑一初字第11号刑事判决中对被告人常佳平的量刑部分。

3.被告人常佳平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二、主要问题

在毒品犯罪网络中,如何区分主要被告人的罪责并区别量刑?

三、裁判理由

本案的破获成功摧毁了湖南省怀化市的一个贩毒网络,被告人达15人之多,涉毒4600余克。毒品来源主要是被告人吴杰从云南购买,然后主要以批发形式贩卖给被告人常佳平等人,常佳平再以批发或零售形式贩卖给信沅明、缪金贵等人。信沅明、缪金贵共同或者分别将从常佳平手中购买的海洛因,主要以零售形式贩卖给其他贩毒或吸毒人员,其他人再进一步加价贩卖。在该贩毒网络中,吴杰、常佳平、信沅明等是主要被告人,区分他们的罪责,要考察各自在贩卖毒品网络中的实际作用大小、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的差异,并结合各被告人的具体情节,区别量刑,做到罪责刑相适应。

首先,从贩毒数量和在贩毒网络中的作用看,被告人常佳平的罪行仅次于被告人吴杰。吴杰多次贩毒共计4600余克,常佳平多次贩毒共计3600余克,被告人信沅明多次单独或者伙同他人多次贩毒共计l 800余克。常佳平贩毒的数量虽少于吴杰,但达到信沅明贩毒数量的2倍。在贩毒网络中,吴杰从云南大量购买毒品到湖南怀化,系当地的毒品源头之一,涉案毒品绝大多数由其提供。吴杰将大部分毒品贩卖给常佳平,常佳平实际上起到“一级批发商”的作用,毒品通过其进一步扩散。信沅明等人从常佳平处购得毒品后,再将毒品批发或零售给其他贩毒或吸毒人员,兼具有“批发商”和“大零售商”的作用,大量的毒品通过二人直接流入社会。因此,在主要被告人中,吴杰的作用最大、罪行最重,常佳平的地位、作用仅次于吴杰,罪行的严重程度也仅次于吴杰,而大于信沅明等其他被告人,从罪行角度看,三被告人均达到适用死刑的法定标准。

其次,常佳平具有较为突出的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在量刑过程中,酌定量刑情节对准确把握犯罪分子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在没有法定量刑情节的情况下。对于如本案这样,毒品犯罪数量已经达到实际掌握的适用死刑标准,但具有酌定从轻处罚情节的被告人,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应当慎重,不能仅因其毒品犯罪数量大而忽视从轻处罚情节包括酌定从轻情节在刑罚裁量中的意义。本案被告人吴杰、信沅明贩卖毒品数量巨大,分别是当地贩毒网络的源头和毒品直接向社会扩散的关键环节,且二人均无法定或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应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被告人常佳平贩卖毒品共计3600余克,虽然贩毒数量明显大于被告人信沅明,论罪也应当判处死刑,但常佳平具有较为突出的酌定从轻处罚情节,即其归案后主动交代贩毒事实和同案犯,包括公安机关原未掌握的部分重要犯罪线索和事实,对查清全案犯罪事实和固定重要证据起了重要作用。最高人民法院在复核时,考虑常佳平到案后的具体表现,其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有所降低,在量刑时宜应对此认罪悔罪态度和行为有所体现;同时,对其判处死刑但不立即执行,符合打击毒品犯罪的实际需要,社会效果相对更好,故最后依法对常佳平改判死缓是恰当的。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贩卖运输毒品死刑复核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