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业刑事辩护律师简介

 

    王朝阳律师,天津专业刑事辩护律师,中共党员,现任天津融耀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主任律师,党支部书记,主办刑事案件。中国律师协会会员,天津刑事辩护委员会委员。荣获天津首届最佳青年刑事辩护律师称号,2019年荣获天津市优秀刑辩律师称号,天津市政府法律顾问智库成员,天津市南开区法律顾问团成员,荣获天津市律师协会优秀党务工作者,及多届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称号。王朝阳律师执业近二十年,系资深专业刑事辩护律师,办理过大量疑难复杂的刑事案件, 具有丰富的办理刑事案件经验。

涉毒刑事案件公告

联系方式

毒品刑事案件免费咨询电话:
王朝阳律师:13312080555
13662015055 (手机/微信)

地址:天津市南开区南京路309号,环球置地广场2202、2203

严某某贩卖冰毒700余克,判处无期徒刑
来源:    发布时间: 2013-01-06 14:57   2238 次浏览   大小:  16px  14px  12px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天津某某律师事务所接受被告人严某某家属的委托,指派律师王秀杰担任其辩护人。庭前,辩护人通过认真研究案卷材料,对案件有了全面、客观的了解,现根据事实与法律发表辩护意见。

辩护人认为,被告人严某某具有从犯和重大立功两项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同时其具有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请法庭量刑时予以考虑。

一、本案,严某某不是主要出资者、起意贩毒者和实际操纵者,其仅仅起到“居间跑腿儿”的中介作用,应认定为从犯。

1、起诉书认定严某某的出资额有误,其出资额应为4.3万元,而非5.3万元,其不是贩毒的主要出资者。

关于严某某的出资额,起诉书认定有误,所认定的5.3万元中,有1万元实际属于同案犯曹某某出资。当然,辩护人注意到,关于这一点严某某本人也有错误认识,因为在卷中其确实曾供述过“出资5.3万元”。但是,关键在于2008712日凌晨,曹某某在白堤路建设银行转账的4万元中,3万元是偿还所欠严某某之前的毒资,另有1万元是曹某某自己添加的,应属于曹某某出资。

关于这一点,曹某某在2008730的《讯问笔录》里有详细供述:(2008712日凌晨)我和严某某在李某某那儿见面商量去四川购毒的事时,我把3万和我的1万搁一起给了严某某4万,严某某让我开车到南开区白堤路存钱并办理的转账。……因为我和严某某在鞍山西道见面时,严某某说手里没钱了,需要钱购买毒品,让我帮他,“小建”那90克毒品的钱又差6000元,所以为了帮他我就给添了一万元。

可见,实际上涉案的18.5万元毒资中,曹某某出资应为10.5万元,严某某出资4.3元,其他同案犯出资3.7万元,曹某某才是主要的毒资来源。并且,这一点和曹某某在共同犯罪中“毒资筹集者”的角色是一致的。

2本案起意贩毒者不是严某某。

关于到四川贩毒的提意者,应该是曹某某而非严某某。

①严某某始终供述,是曹某某约其到李某某住处,共同研究贩毒的事。

如,严某某在200895日的笔录中供述:“2008712日晚上,曹某某叫我去后现代城李某某租房的地方,……曹某某和我提他欠我钱,让我和四川人联系再买点毒品,他和李某某要挣点钱还我钱。

②李某某供述,是曹某某约严某某到自己住处商量贩毒的一事的。

如,其在200898日的笔录中供述:“2008712日下午4点多,曹某某给我来了个电话,告诉我严某某从外地回来了,一回到我那儿去。”

3贩毒过程的实际操纵者不是严某某。

本案中,对人员、对毒品和对资金的操纵者实际上都是曹某某。

①同案犯李某某、张某某均听命于曹某某。

例如,李某某2008716笔录中证实:“问:你和曹某某是什么关系?答:曹某某每次拿到冰毒后,都是让我帮他卖,然后他给我留点冰毒。”

张某某2008716日笔录证实:“我和李某某这次买毒品回来之后都给小江(曹某某)。”

②所购毒品的转卖权在于曹某某。

关于毒品转卖权,起诉书在认定同案犯分工方面有所忽略,但却实实在在的体现于案卷证据中。

例如,李某某2008731的笔录证实:“商量的结果是我、张某某、严某某、陈林一起到四川,由严某某负责联系购买毒品,陈林负责把毒品带回天津,我和张某某负责盯着陈林,回来后把毒品交给曹某某,他负责把我们带来的毒品卖出去。”

又如,张某某200884的笔录证实:“我们分了下工,有严某某在四川负责联系毒品,我和李某某负责在车上看着陈琳把毒品带回来,交给曹某某由他负责卖掉。”

综上,本案贩毒的起意者、毒资的主要提供者和对人对货的控制者,其实都是曹某某而非严某某。辩护人认为,公诉机关对严某某在犯罪中的作用有夸大认识,因为毒资大部分是曹某某筹集的,李某某、张某某又都是曹某某的马仔,购买的毒品又由曹某某负责转卖,那么严某某实质上就是一个服务于曹某某的中介。这样,被告人严某某在贩毒犯罪中起次要作用、辅助作用,系从犯,应当从轻、减轻处罚。

二、被告人严某某具有重大立功表现,可以减轻处罚。

严某某的立功表现,通过卷中三份证据可证实:①红桥分局刑侦三队2008109日出具的《情况说明》;②红桥分局刑侦八队2008720日出具的《抓获经过》;③严某某2008107的《讯问笔录》。三份证据均证实,严某某到案后当即表示愿意配合侦查机关抓获上线,主动向侦查机关并提供出王某某、罗某某、柴朝坤等的体貌体征及使用的手机号码,并协助侦查机关通过户口资料辨认罗某某、王某某的照片,遂最终协助警方将王某某、罗某某和柴朝坤三人抓获。

显然,严某某的上述表现完全符合《刑法》第六十八条关于立功情节的规定,并且起诉书对该立功情节已经认定。但是,这里提醒法庭注意两点:

第一,严某某不是一般立功情节,而构成重大立功。

因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处理自首和立功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条的规定:犯罪分子有协助司法机关抓捕其他重大犯罪嫌疑人(包括同案犯)的,应当认定为有重大立功表现。前款所称重大犯罪重大案件重大犯罪嫌疑人的标准,一般是指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或者案件在本省、自治区、直辖市或者全国范围内有较大影响等情形。

而本案,被告人罗某某、王某某,从量刑角度均有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所以严某某协助抓捕的行为构成重大立功。

第二,严某某的重大立功行为协助抓捕三人。

因为,严某某和王某某在本案中属于同案犯,而严某某和罗某某只是并案处理但不属于同案犯,同时严某某还协助抓捕另案犯柴朝坤。所以,其协助抓捕同案犯、案外犯共三人的行为,显然应区别于通常的立功行为,量刑时应加大减轻处罚的力度。

恳请法庭,考虑该重大立功的因素,对其减轻处罚。

三、本案属特情介入案件,相对于同类犯罪,社会危害性明显较小,对被告人应予以从轻处罚。
 
  根据,卷中红桥分局2008716日报批的《毒品案件指定管辖审批表》记载:“2008716日,根据特情提线:居住在河北区平安街81号的严某某涉嫌贩卖毒品,其交易地点在和平区。”

同时根据,对本案进行全程报道的《曾在部队受训今成毒枭,警方布天网擒贩毒兄弟》(自《城市快报》)等媒体文章佐证。其实,本案案发之前早有特情因素介入,即几名被告人无论是在李某某住处共谋贩毒时,还是在成都向王某某成功购毒时,以及将毒品顺利运输回津过程中,他们所有的一举一动,时刻尽在警方的掌握之中。如此,众被告人实际上也早就是警方的网中之鱼,其所犯毒品也根本没机会流入社会,其贩毒行为则根本没有危害社会的可能性。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0044日《全国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第二点第(三)项的规定因特情介入,其犯罪行为一般都在公安机关的控制之下,毒品一般也不易流入社会,其社会危害程度大大减轻,这在量刑时,应当加以考虑。请合议庭考虑该因素,对被告人从轻处罚。

    四、本案属于“以贩养吸”类毒品犯罪,请法庭量刑时考虑该因

素,对被告人予以从轻处罚。
    通过,案卷中关于众被告人尿检的《毒化检验报告》证实:众被告人尿液中均含有甲基苯丙胺毒品成份,这证明他们本身都在吸毒。可见,本案有“以贩养吸”的情况,这也说明本案的社会危害性比单纯为营利目的贩毒案件要低得多。

根据,2008121最高人民法院印发《全国部分法院审理毒品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规定:对于以贩养吸的被告人,量刑时应考虑被告人吸食毒品的情节,酌情处理

五、严某某认罪、悔罪态度良好,属于“被告人认罪的案件”,

应从轻处罚。

案发后,被告人严某某始终如实供述罪行,并自愿认罪、悔罪。尤其在今天庭审中,严某某更是认罪伏法,积极配合庭审。被告人严某某的上述表现,主观上反映了其“浪子回头”的良好态度,客观上为国家节省了司法资源。

依照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司法部《关于适用普通程序审理“被告人认罪案件”的若干意见(试行)》(法发【20036号)第九条之规定,人民法院对自愿认罪的被告人,酌情予以从轻处罚。辩护人提请合议庭,酌情考虑此情节。

综上所述,被告人严某某具有从犯和重大立功两项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同时本案具有“特情介入”、“以贩养吸”等特殊情况,被告人严某某又认罪悔罪,恳请法庭对其从轻、减轻处罚,给起一个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宝贵机会。

呈此意见,敬请采纳。

此致

天津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辩护人:王秀杰